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BMJ:广医附一院何建行教授团队发文: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最佳一线治疗方案
点击数:
肺癌是全球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约50%的亚洲患者和11%~16%的西方患者存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敏感突变;对这类患者,NCCN国际指南目前推荐一线使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靶向治疗。
近年来,第二代、第三代EGFR-TKI横空出世,同时众多研究表明联合EGFR-TKI和其他治疗方式的策略在一线使用也表现出良好的疗效。
在如此众多的可选方案中,探究哪种一线治疗方案是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优选,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和应用价值。
在现有条件下,网络荟萃分析是解决“众多方案无法全面实现头对头随机试验对比和进行综合排序”这样的难题的唯一可行方式。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系统疾病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何建行教授、梁文华教授为共同通讯作者,在读硕士研究生赵毅为主要第一作者,针对“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最佳治疗方案”以网络荟萃分析的形式进行了深入分析。2019年10月7日,这项研究在线发表于世界四大顶级医学期刊之一The BMJ,这是BMJ正刊首次发表来自中国的肺癌治疗相关研究,是我国肺癌治疗领域的一大突破。
当前EGFR-TKI呈现“三代同堂”的盛况:一代的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二代的阿法替尼和达克替尼;三代的奥希替尼。EGFR-TKI的问世极大改善了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生存预后。而一线EGFR-TKI单药治疗一段时间后,不可避免的出现耐药,为了进一步改善患者的生存、延缓耐药的出现,在现有可行药物的基础上联合更多临床可用的治疗手段的联合治疗亦进入人们视线,比如,NEJ026研究中厄洛替尼联合贝伐单抗以及NEJ009研究中吉非替尼联合培美曲塞为基础的含铂双药化疗,较相应EGFR-TKI单药治疗,均显示出更好的PFS生存获益。另外,既往研究表明:Exon 19 Del和21 L858R,作为最常见的EGFR突变类型,对同一EGFR-TKI药物的反应性不同,故被认为是“两种不同的疾病”,具有不同的生物学和临床特性。
文章共纳入来自18项随机对照研究的4628名患者,范围囊括欧美及亚洲等世界数百家临床中心。综合疗效和安全性,共评估了12种一线治疗方案,受试对象均为EGFR突变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并在亚组分析中将人群分为Exon 19 Del组和21 L858R组以及亚裔组和非亚裔组。探讨的问题主要侧重在:
1.联合用药的方案与指南推荐的标准方案对比如何?
2.如果EGFR突变人群分成Exon 19 Del和L858R亚组,是否在治疗选择上有所区分?如有,那Exon 19 Del和21 L858R亚组人群的最佳治疗方案分别是什么?
3.不同种族的EGFR突变人群,治疗选择是否不同?如果不同,什么治疗方案是亚裔人群的优选?什么治疗方案更适合非亚裔人群?


网状结构图


各种一线治疗方案在总体人群上的排名情况
该研究以无进展生存为主要终点,总生存、客观缓解率和3级及以上毒性为次要终点进行评估:
1.首先指出对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治疗,吉非替尼联合以培美曲塞为基础的化疗与奥希替尼在疗效上相当且均优于其他方案,为最佳的一线治疗选择。
2.在安全性方面,总体上,在各种一线治疗方案中,EGFR-TKI单药治疗的毒性更小。与其他EGFR-TKI相比,奥希替尼和埃克替尼均具有最少的≥3级的不良事件;阿法替尼具有更多的≥3级的不良事件。对于与EGFR-TKI相关的特定不良事件,阿法替尼引起皮疹,腹泻和口腔炎的可能性最大,其次是达可替尼。达可替尼发生甲沟炎和皮肤干燥的风险最高。奥希替尼、厄洛替尼和吉非替尼的毒性谱相对较轻;但是,吉非替尼和达克替尼引起更多的间质性肺疾病。联合治疗的毒性会增加,厄洛替尼联合贝伐单抗可能产生更多的≥3级的不良事件。
3.研究同时还独树一帜地指出:奥希替尼与吉非替尼联合以培美曲塞为基础的化疗这两种方案分别为Exon 19 Del和21 L858R亚组人群的最佳一线治疗方案。
Copyright © 2018 凯发ag旗舰厅凯发ag旗舰厅-凯发娱乐指定官方入口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329435598@qq.com 公司地址:技术支持: